当前位置:告穗小说网 > 快意江湖 > 带回一只女婴来

魂飞魄散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
他一身白衣,名唤怒宁,面容精致,此刻抱着一个婴儿懒懒地靠在树边,眼眸含笑看着怀里的婴儿。一旁的红衣男子看着婴儿半晌,说道“这是男婴还是女婴?”他浅浅一笑,“女婴,我看到一对夫妇将她扔在了山上,我便将她捡了回来。”“哟,这婴儿看起来当真是白白嫩嫩的,吃起来口感一定很是不错,不如送了我吧!”说罢,红衣男子便伸手去夺他怀里的女婴,他却侧身一翻,抱着孩子站到了树边,说道:“这可不是给你吃的。”红衣男子只好收回了手,说道:“你一向不喜食人精魄,更不喜吃人肉,都说是太脏,难不成你看这个婴儿白白嫩嫩的,也想尝尝?若是这般,我自然不会与你抢的。”红衣男子望着他,露出了一抹戏谑的笑意。怀里的婴孩睁开了朦朦胧胧的睡眼,望着他竟然开口就笑了起来,那模样,真的很可爱,他看着看着,嘴角竟不自觉地扬了起来,说道:“这数百年来着实无聊,我倒是不介意养个人玩玩。”红衣男子先是一愣,随后说道:“你...说真的?”他一抿唇,只点了点头......

几年后,那女孩已长成一个少女,名唤陌齐儿。“怒宁,洞外的桃花是不是开了?”洞口放着一张躺椅,躺椅上斜斜的躺着一个姑娘,也是一身白衣,容色倾国倾城。那桃树明明就在离她不远处的10米以外,她的目光却望向外面的湖那。他懒懒地躺在一旁的树干上,闻言,皱了皱眉,过了一会儿,才开口说道:“还是什么都看不见吗?”她笑了笑,点下头,说道:“嗯,以前模模糊糊的还有一点点亮光,最近什么都看不见了,不过,没事的,不是还有你在吗?”他这才跳下树枝,走到她面前伸出手抚了抚她的眼角,“别怕,我会想办法让你看见的。”但...他却是怎么都没想到,她的眼疾,是他用尽了所有的法术都治不好,不但如此,她天生带疾,随着年龄的长大,她陪伴在他身边的日子逐渐走到了尽头。他开始打听在哪求得流香草,{流香草是一种珍稀物种,可以治愈天生失明.残疾的人,用法:夜晚十二点半是流香草开的时刻,在那时候闻一闻流香草发出来的香气,即可恢复。}红衣男子得知他在找流香草,找到了他,戏谑的一笑,告诉他:“流香峰的山顶上有流香草,每隔5万年才长一株,要拿到流香草也不是很难,只要到山顶,和山顶上的守护者打一场,赢了的可以拿走流香草。当然了,这是传说,不一定是真的。”他听完后,说道:“为了她,我愿意去一试。”

随后,他又是赶了一夜的路,终于到达了流香峰,一进入入口,就被一个仙气藤绕的男子堵住了入口,恕宁连看都没看,说道:“我是来寻流香草的,可否一借?”那男子闻言,说道:“打过我了就给你,打不过就走。”于是,2人大战了一场,那男子使了一个分身剑,最终恕宁因为没注意到背后还有一剑而败下了阵,那男子说道:“虽然你输了,但你的法力也不容小觑,与你战斗中也受了伤,咱们要不认识一下?”那男子一眨眼的功夫,恕宁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。他找到了红衣男子,和他商量下事情,红衣男子听完,脸色一怒,狠狠的把面前的酒杯摔了个稀巴烂,说道:“什么?自己没打过人家就用自己的元丹救她,怒宁,你到底是疯了不成,那只不过是个凡间的女子而已,陪在你身边不过十几年,你何以下了这样的决心!”他仍是淡淡地给自己的酒杯满了酒,道:“我把她带了回来,总不能不管她,总之活了这数百年,觉得日子当真是无聊,若能保下她,倒也好。”他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。“你既然已经下定决心,何苦再来告诉我!”红衣男子甩袖转身不去看他。“求你件事,我走了后,请你代替我的身份照顾她,莫让她有愧疚感。”他站起身,竟是朝红衣男子行了一礼。红衣男子先是微微一怔,只得无奈的背朝着他点了点头......

“齐儿,今晚早点睡好不好?”他俯下身子从躺椅上抱起面色苍白的陌齐儿缓缓走向洞内。她双目无神,只伸出手勾紧他的脖子,“嗯,其实,我真的想看你一眼,看看你长什么样。”她把头埋进他的紧窝,言语中染上了一丝绝望。他一愣,随后封了他的睡穴,将她放在床上,拂开她额上的碎发,竭尽所能的对她温柔,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对她温柔了吧,“齐儿,你马上就会看见了,会看见除了我以外所有的东西,你欢喜吗?”说罢,他俯身在她额上落下一吻,她是他为自己创造的缘,亦是他甘愿承受的她,只是心头那一抹挥之不去的哀伤,却是因为舍不得她......

“齐儿,是我,你可是能看见了?”陌齐儿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,急忙睁开眼,面前一抹红色妖艳夺人,那张面孔俊美倾城,眉眼间染着一丝哀伤,那声音正如她看不见是所听见的那般温柔。他站在她面前,一直一声一声地唤她齐儿......她看着她身子一怔,下了床,走向站在她床旁的红衣男子,伸出手环住了他,将头埋在他胸前,眼泪倏然而下,问他:“他呢,他去哪了?”......

红衣男子一愣,没想到她竟会猜出来他不是恕宁,说道:“什么他?”陌齐儿说:“不!你根本不是他,就算我之前看不见,也不知道他的样貌,但是他的气息他的一切,你不是他!”红衣男子微微一怔,没想到她对他的感情甚深,最后,红衣男子还是把一切都告诉了她:“恕宁为了救你,不惜把自己的元丹给了你,你可知道,我们这类型没了元丹会魂飞魄散?所以,恕宁的死跟你脱不了干系!”陌齐儿听到后,顿时崩溃,她开始神志不清,不停地问红衣男子:“那怎么办,怎么救他??”红衣男子却一声不响地走了。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
热门小说推荐:
Lie系列之血域八原罪〕〔晴天何处不温暖〕〔网游之洗礼神域〕〔一顾倾安〕〔迹道〕〔依梅雪景妖妃倾城〕〔瑾色安暖〕〔都市之我为神话〕〔江风不归〕〔万古兽心〕〔或许只是因为起风了〕〔烘焙香气与咆哮巨兽〕〔女配逆袭毒仙画神〕〔陌上花开草离离〕〔妖怪继承人之殇玉无恙〕〔放晴的天空〕〔圣凯琳时契〕〔砚雪寻〕〔爱丽丝学园之南宫羽爱〕〔繁婳相思空之恨〕〔炫舞之我不好欺负〕〔帝逆九霄〕〔王者荣耀之巅峰传说〕〔斐小蓝穿越到异世〕〔澈华帝君〕〔逆与影〕〔夜车司机〕〔你一直在,我一直爱〕〔我是你们的帮主大人〕〔重温人生〕〔小魔女爱情之记〕〔宿世缘之仙魔妖传〕〔姐会抓鬼〕〔九玄玉〕〔锦衣之下续写〕〔都市神威〕〔我的总裁弟弟〕〔剑雨忘情录〕〔冰山王子改变复仇公主〕〔古武兵杰〕〔氏夜〕〔一醉绯红〕〔救世笑林之众怨〕〔谁说吃货不羡仙〕〔道星记〕〔都市妖孽行〕〔这个星球怎么了〕〔冷酷总裁小心爱〕〔妖孽幻灵师〕〔我是鬼道士〕〔无限绝境〕〔修仙之旅途〕〔蝴蝶花〕〔紫玄太皇经〕〔星海纪事〕〔异世界的全职玩家〕〔我真的只是个法师而已〕〔念之世界〕〔魂战天门〕〔凤凰涅盘,绝世之帝〕〔末世之明日之后〕〔无名探长笔记〕〔冬笑月〕〔朔方灵〕〔古灵族〕〔白夜的奇幻生活〕〔人性中的孩子〕〔凝珠泪〕〔帝国纯三〕〔阴阳探灵人〕〔笙歌何处〕〔雲笈仙箓〕〔代嫁王妃王爷爱〕〔若我还在〕〔凌云啸尘〕〔极数求长生〕〔英雄之瓦罗兰往事〕〔三十岁的河西〕〔乘风破浪在一起〕〔长夜千觞〕〔度余欢〕〔蚂蚁世界历险〕〔一世尊者〕〔苏神〕〔绝世废材九小姐〕〔白血传说〕〔风辰的崛起〕〔星空最强咒术师〕〔你和我的未来的世界〕〔关于你的美好〕〔千城茯霖〕〔洛水汐林〕〔男友出租系统〕〔总裁你大爷〕〔穿越遇见真爱〕〔归元泯灭〕〔杰克漂流记1之孤岛生存〕〔给白天做梦的人一些话〕〔笔墨旅店〕〔不灭三界〕〔我们过去的故事〕〔人鬼情未了之爱在人间〕〔随心而遇吧〕〔转世特工〕〔繁华落尽乱世悲歌〕〔武道情〕〔寂静岭赤潮〕〔暮行于唐〕〔感谢有你伴我一路〕〔恋上陆地〕〔花千骨之情之语〕〔我的异能手环〕〔阴阳师之无尽梦魇〕〔再见了我爱的人〕〔父亲之死〕〔满城落尽繁花雨〕〔亚比萨斯王国〕〔于烬〕〔无名罪〕〔生活不可辜负
最新入库小说:
绯色断罪之人〕〔启征途〕〔洛克王国之征途〕〔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〕〔问仙之旅〕〔白日极夜〕〔盛宠毒妃五小姐〕〔我负子戴〕〔新夜半鬼叫门〕〔利刃侠〕〔彼岸可有花〕〔红颜乱之公主遗恨〕〔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〕〔古荒道月〕〔血降〕〔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〕〔灵律神界之悲城〕〔废土生存法则〕〔未来神话〕〔网游第二天堂〕〔洛克王国之征途〕〔与心相连〕〔集万宠于一身〕〔蔷薇刺〕〔专属于她的爱恋〕〔带回一只女婴来〕〔恶灵之刃〕〔网游之重启战魂〕〔诡异童话〕〔未央月影〕〔坏掉的流年〕〔星辰未落时〕〔名侦探柯南续篇〕〔玉喜〕〔集万宠于一身〕〔血凰涅槃凌九霄〕〔女巫恋上猫〕〔花开半夏爱如烟漫〕〔二世奈何又逢君〕〔火影之宇智波曦月〕〔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〕〔又是一年梨花似雪〕〔沧澜锁卿魂〕〔鲸鲨暗河〕〔超时代:自由世界〕〔刀塔之小兵逆袭〕〔网游之均衡天地〕〔杂牌神算〕〔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〕〔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〕〔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〕〔白鹿归〕〔宇宙纵横〕〔戒不掉你的笑与酷〕〔江山如画与君共赏〕〔无忧城〕〔囚爱之邪帝霸爱〕〔伽蓝何处〕〔爆裂飞车之风之子〕〔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〕〔人鱼公主你别跑〕〔末日狂帝〕〔清素若九秋之菊〕〔蚁恋〕〔沧澜锁卿魂〕〔走啊去捉鬼〕〔爆裂飞车之风之子〕〔永寂山河〕〔风琴雨夜〕〔邪凤逆天:轻狂二小姐〕〔赛尔号之碧瑶〕〔冰封炽热的世界〕〔总裁大人太温柔〕〔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〕〔觉醒之天下为敌〕〔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〕〔网游第二天堂〕〔盗墓王者〕〔第二次的爱情〕〔腹黑总裁我以有约〕〔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〕〔我负子戴〕〔集万宠于一身〕〔落花下分开过〕〔神之迷域〕〔寻亲旅恋〕〔三千纪元〕〔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〕〔白日极夜〕〔巅峰枪王〕〔废土生存法则〕〔冰封炽热的世界〕〔三世千絮若迷离〕〔末世桐苓〕〔凰绝之今妃昔比〕〔古荒道月〕〔傲娇总裁宠萌妻〕〔爆裂飞车之风之子〕〔永恒的长城〕〔腹黯霸蒂〕〔永恒的长城〕〔问仙之旅〕〔恋与白起〕〔年华独白〕〔七日记〕〔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〕〔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〕〔未来神话〕〔彼岸可有花〕〔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〕〔祸国小妖妃〕〔血凰涅槃凌九霄〕〔末世兽都〕〔道士爷爷〕〔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〕〔清钰岸〕〔苍茫末世〕〔走啊去捉鬼〕〔倾城落雪〕〔刻浊星逝